處在教育的一環,常聽同儕或不是很年長的長輩說起,現在的學生很難教,跟以前落差很大,不如以前的人那麼用功;不肯乖乖聽課,作業不好好寫。許許多多的問題,都冠在學生頭上,漸漸地只能消極以對。不論是否如此,但初出茅廬,我總是不會讓類似的念頭在心裡萌芽,否則這些情緒一旦生起,累積久了,未來的路將會更加難行。

一些長輩分享學生的狀況,除了讓我感覺教學的重要之外,也讓我體認到,可能教學的環境有些問題,但應該不是單方面的。一方面,每個學生十數年來經歷的事情,一個老師即便大學帶著同一個學生四年,也不可能徹底地了解;另一方面,每個學生在同一時間還有許多事情交互影響著,似乎也不太有理由要求學生只能照自己的要求去做。

需要考量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如果再去設想這兩方面的細節,不僅對於學生心之所想更加模糊難測,甚至自己也會被各種限制所綑綁。面對種種複雜的情況,我採取的方法,反而是回到最基本的考量與做法,不去預設一定會是怎麼樣的情況,並且樂於接受任何情況

從站上講台以來,除了擔心自己課堂表現不佳,或不能帶給學生確實的知識、成長之外,從不會去斟酌教育制度對於教師的制式要求,自己應該如何在這種環境下求生存。用這樣的態度去教學,總能讓我有源源不絕的動力,去與學生交流、溝通,甚至如果學生的反應較為友善,更讓我覺得教學是一種享受,讓我自然地、事先沒有預期地使用一些表情、肢體動作,讓學生也能盡情且快樂地學習。

曾經觀察過一些教師的教學歷程,似乎越年長越覺得疲乏,教學的熱忱漸漸被眾多因素消減到蕩然無存。或許我現在還不能體會這種心境的轉折,但在這個教學如此重要的時代,更需要不斷讓自己樂於投入教學的工作,不論環境如何變化,教學的品質才能持續提升並有效。

(2013.12.19刊登於臺灣時報副刊)

2 thoughts on “教學時代”

  1. 前幾天我們已寄信到您的奇摩信箱詢問如下:
    ---------
    李明書先生,您好:

      我們是出版高職國文教科書的全華圖書公司,經由東吳大學中文系助教的轉告,得知您的聯絡信箱。以下有件事想請您幫忙與確認:

      我們《國文逍遙遊》雙月刊下一期(12/5出刊)預訂刊登您的大作:〈孟子的因材施教〉(請見附檔),每字稿費1元,所以想請問您是否同意我們刊登這篇文章?

      麻煩您先回信告知個人決定。如果沒問題的話,請在回信中一併留下您的收信地址,我們接下來就會寄給您著作使用同意書,謝謝。

      敬祝 鈞安

             蔣聖安 敬上

    1. 聖安 你好:
      已經email回覆,之後聯絡除電話之外,請以k74132@gmail為主,麻煩你。謝謝!
      謹祝 平安
      李明書

發佈回覆給「全華國文」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