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到亞洲大學兼課的第一學期,時間排在每週一的上午八點到十二點。由於沒有車資補助,回台北時為了省錢,先從學校搭公車到台中火車站,再轉客運回到台北。

開課後第二週,應該是2014年2月24日吧!搭公車到台中火車站之後,在附近買一杯飲料在車上慢慢喝。排隊購買時,前面已有一個男生在等領飲料,突然他猛地回頭盯著我看。我當然注意到了,我當時真的很單純(現在也差不多),我第一次到外地兼課,很少離開台北,僅憑著一些人跟我說的印象,台北以外的人都很親切,互相對到眼,都會點頭示意,當作問候。

那人這樣看我,我就看著他,跟他點了一下頭。沒想到他在嘴裡說了一堆雞哩咕嚕的話,大概是這樣的符號可以表示:%#@*^#$!)^#&$!#@$^,從口氣判斷應該是不太好,但我實在聽不懂,於是「蛤」的一聲向他表示疑問,他竟然惡狠狠,且用力地讓我聽清楚他說的話:「你從我剛剛買東西到現在,就一直跟著我!」聽完之後,我默默地倒退了兩步,連瞠目結舌都不敢表現在臉上,退後時也不敢甩頭大喊:「什麼啊~~」

說完,他拿了飲料就走,徒留我一人帶著這份訝異,長這麼大第一次被指控為……跟蹤狂,而且還是男性……。我再怎麼不先在地認定性別的差異,也不是會跟蹤一位男性陌生人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