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亞洲大學兼課的第二週,經歷了前一週被指責為跟蹤狂之後,對於這個世界已經不知道有什麼可以期待的。在回家的路程中,只能自求多福,盡量減少與人接觸,不論是肢體、精神,甚至是眼神。但事情的現實就是「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隔週從學校搭公車到台中火車站,又有不可預期的人,進入我的世界。

大概上車沒幾分鐘,公車突然緊急煞車,因為有一個婦人來不及在公車一到站就上車來不及在公車一到站就上車,於是就在公車剛起步時,衝到駕駛座前的車窗,強力地拍打,要公車停下來。司機無可奈何,讓她上車。

她拖著一台籃子車,籃子形狀像洗衣籃,底部有輪子,且有長長的手把可以拖行,我斜眼瞟了一下,那籃子車裡大概是個百寶箱,什麼用品都有。果不其然,一上車之後,她坐在前半部有單一座位的位子上,拿出了一張小板凳,把腳擱在上面。我坐在她的斜後方,直覺就是……又來了。

於是我不敢休息,也不敢直接看她,只能時時提防著,當她靠近我時,我要趕緊防禦或逃跑。也許有人會問:「你怎麼知道她會找上你?」對,我不知道,但以我的衰度,她衝過來抱住我,我都不用太意外,以後我會慢慢證明。

公車行駛不久,她果然坐不住了,開始在車上換衣服,再次證明她的藍子車真是百寶箱;並且手舞足蹈,在車上跑前跑後,還一邊歡呼。如果我搭公車也可以這麼亢奮,大概每一件事我都能坦然以對了。

當sense到她這麼興奮於搭公車這件事,我當然更睡不著,幾乎是全副精神都在戒備,而且困難的是,我不能讓她發現我有在注意她,因為一旦她指著我說我跟蹤她,情況肯定比上週還可怖。

終於快到台中火車站,她跑到前面問司機一些問題,大概來說,就是她要去一個地方,不知道要在哪裡下車,但是她表達非常凌亂,我豎起耳朵都聽不太懂,豎起耳朵喔!還聽不太懂喔!司機大概也跟我差不多,於是給了她一個明確而可以快速解決的答案:「這站就是了。」這站就是……台中火車站,豈不是跟我同一站下車嗎!?有沒有搞錯啊~~

生平第一次下公車如逃命般往前跑,就是這一次,我什麼都不敢想,不敢回頭確認她有沒有跟上,去統聯結了一張票,飲料、食物全部不敢想,先上車再說,如果她要跟來,要什麼就都拿去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