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週一,9月5日,中午招待一位從馬來西亞來的法師,帶他到臺北南昌路去吃觀音亭午餐。進入坐定位之後,我們那一張四人桌已坐了三人,法師坐我右邊,我的對面還空著。

不多時,一個男子進來之後,一桌一桌問:「這裡有人嗎?」不等回答,男子就繼續去問下一桌,整個神態非常慌張,當然可以想見是有點不正常的。直到服務員帶他找到一桌坐下,果不其然,就是我對面的那個空位。多見不怪,多見不怪。

好吧!又來了,沒關係,看服務員帶他的樣子,似乎已經是常客,店裡的人都知道他的樣子,只要不妨礙別人吃飯就好了。雖知如此,我還是得自我保護一下,因為我無法確定他是否會做出什麼事情,即便不傷害我,也有可能接觸到我,那都不是我願意der。好吧!這不重要,我們來看看他的行為吧!

首先,他手上拿著一盒便當與兩碗湯,都是免洗餐具裝的,有一碗是綠豆湯,我有看到他喝,但這不是重點。接著,把那一盒便當與兩碗湯擺到他覺得端正的位子,中間挪移不知幾次,終於到幾乎要擺到我的面前了,服務員看他到這樣,跟他說不要太過去,會妨礙別人吃飯,他很快速地說好,他會注意,往他挪過去一點之後,還是繼續擺設。再來,大概擺好了,拿出一大疊平版衛生紙,以及一雙鐵筷子,先以每秒不知幾萬搓的速度搓了鐵筷之後,把平板衛生紙鋪在便當前面,低頭,看著那疊衛生紙,看了許久,一聲不吭。我心想,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我的嘴巴當時張到多大已經不能確定了,但真的發生了,他吐出一口痰,就落在那疊衛生紙的正中央。看到那口痰,我真的嚥下了一口口水。

為了乾淨,他趕緊拿起便當(便當蓋還沒打開),先反覆把便當正反倒過來數次之後,打開便當蓋,挪移便當,蓋住衛生紙上的那口痰。說時遲那時快,我又吞了一口口水。打開便當蓋之後,他改拿起湯,把千搓萬搓過的鐵筷插進去,攪拌了數十圈,喝了一大口,想來是狄里雪斯的。

飲食飲食,先飲後食,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道理,我也不太想知道。喝了一口湯之後,開始吃飯,每吃一口飯,就要夾一口菜放到那張衛生紙的空白處,有沒有再碰到痰,我真的無暇顧及了。當我的麵來了之後,我在一邊提防的情況下,快速地吃我的食物,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吃完。趕緊帶法師到對象的春日咖啡小飲一下,壓壓驚。

所幸話題正常,我們聊得非常愉快,偏偏愉快的時間一下就過了,走出咖啡廳的第一眼,我真的沒輒了。我看到一個男子,神色舉止一切正常,但是他的衣服,上身穿一間運動球衣,無袖,腋下通常鏤空,但那一空,從一下空到了腰際,腰際那塊布,幾乎剩下一條線。順著這個目光,我真的很不能自已地往下看,他穿著很搭的運動球褲,但穿到屁股露出了一半。當時的錯愕,我不再解釋了。

我知道大家的辛苦,我也希望大家離苦得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