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玩了將近三年的手遊「鬥陣英雄」即將走入歷史,抑制不住的惆悵、不捨、回憶,在心中交織湧現。自從嘗試練習一些人文思想的觀念之後,總覺得在情感的依賴上已經減少了許多,尤其是遊戲這件事,在人生中的價值微乎其微,這種道理再簡單不過,心裡的起伏,卻只能任由它蔓衍。

這幾天反覆讓心情放恣著,一邊觀察這種心情,讓思緒的歷程,拉長,也拉回到這種遊戲在生命比重中,較重的一段時光。大概在國中到高中那段期間,網路遊戲剛開始流行,「天堂」這款遊戲席捲而來,臺灣難以計數的學生,玩過這款遊戲,甚至至今還可以哼著第一代的配樂,單調的旋律,放到所有年齡層,卻都能感受到那份純真。

隨著電腦配備升級,網路遊戲的複雜程度、畫面品質被追著提升,以滿足越來越多玩家的欲求,「天堂」在持續運作的同時,又推出了「天堂II」以增加玩家,再加上早期玩家的年紀逐漸增長,「天堂」終於逐漸沒落,我也不再投注目光與心力在這款遊戲上,任由遊戲公司刪除了我的帳號。

前幾年為了蒐集LINE的免費代幣,下載「鬥陣英雄」之後,點進去玩了幾分鐘,發現遊戲內容結合了《山海經》、《西遊記》,以及一些中國神話的情節。可能在情感上,比起接受一個完全陌生的情節,要來得容易許多,也更容讓自己對於這些故事內容產生連結,對於這些故事已有所了解,就較想要去批判或認同。不意這試完之後,就持續了兩三年,甚至還有好一段時間,兩隻手機都開帳號在玩。

在不經意的情況下,加入伺服器中前三強的幫派,為了維持名次,與幫派成員的聯繫也較為緊密。在不同的地方,彼此之間未曾謀面,為著虛擬的消遣娛樂,共同努力著。由於只是一個遊戲,對於各自的生活毫無影響,彼此的情感也相當單純,不須太多的糾結,也不須沾黏什麼情意,有空就玩,不方便就拉倒。

也許就是這份簡單的情意,太像中學時期的心思。青少年時期,就算刻意讓自己複雜、成熟,幾年過後,仍會深切地體會到當時只是為賦新辭罷了。在一個虛擬的網路空間裡,被騙騙虛寶,或者與網友見面的結果不如預期,如今都已願意承認自己的幼稚,足見這些在生命中,有多麽無足輕重。

回到現實,複雜而混亂,對虛擬的世界可以不計較地與人相處,面對真實的人卻易於反其道而行。何以如此的因緣,來不及去理解,現實呈現出來的情形,卻往往如此。可能就是這一份單純,在這個遊戲只剩下兩個月就要關閉的情況下,玩家已放棄得差不多了,而我仍每天想點進去看看,似乎能夠再捕捉回一些虛無飄渺、難以名狀的情意。

這種感覺,如同輕微程度地知道大去之期不遠矣,有些人就將一切放下了,有些人卻仍想堅持到最後一刻。我應該會不落兩端吧!這種感覺雖帶有哀傷,但在未來恐怕更難再出現了,再撐持一下,為自己一時的沉迷找到藉口,咀嚼起來,不捨快速嚥下。然而,到了最後一刻再提醒自己放下,也唯恐真放不下了,不如這樣就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