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後

倫理學又快下課了,這學期不只多了東華的課,又因為補修,每週要像大學生一樣上四小時的課。珍惜著難得的機會,不只是 […]... Read More

恨消

從來沒人教我消除恨 也沒人幫我分擔恨 自己以為時間或歡樂可以幫助遺忘 卻只是讓恨與歡樂形成更強烈的對比 凸顯出 […]... Read More

暑假

暑假是學生階段才能有的享受,相較於每學期的十八週,沒有了課業壓力,或多或少生活得輕鬆點。隨著求學階段與年紀的增 […]... Read More

再嚎

經歷兩次手術,小安安的身體總算已無大礙,在醫院住了二十幾天,許多人輪流去看他,他也已不像剛來時那樣怕生、那樣沒 […]... Read More

生命可以多痛苦,從來沒有什麼語詞可以說得清楚,也沒有什麼儀器可以測量,再多的形容、描述,都只是冰山一角。人的自 […]... Read More

夢的腳步

不知已做過多少一醒即忘的夢,醒來後,連自己有沒有做過都不能確定。但前天做了一個夢,清晰到讓我自己驚訝且回想不已 […]... Read More

下午過後

前些日子和一位博士班的學長見面。許久不見,趁著一個有點閒暇的下午,約在家附近的南海藝廊,帶著藝術氣習,為同為人 […]... Read More

「諸受是苦」,在三法印之外,被合稱為四法印。 佛教的專有名詞常常被認為難以理解,梵文本就是困難的語言,經由中國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