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別於曼巴一類,為了平易近人,用滑順解消掉咖啡難以入口的衝突,使人感覺咖啡也可以是好喝的,不敢喝咖啡的人,喝下去之後覺得咖啡也沒什麼,此後在世間多了一項可以展示於人的能力,殊不知對於世間的應對,只是雜揉了一些自己還順得過去的方式,對於世間的實相,並未確實了解多少。

另一種極端的形態,好似為了強調自己的存在,盡是挑些艱澀對立的刺激,挑戰著難以入口的味道,以為如此就代表克服了什麼困難,在味覺的境界上有所提升。

哥倫比亞‧雪峰,位在冰冷的高峰裡,積雪掩埋住與世間的對立,卻不為了迎合世人,而展現成多數人能接受的口味。正由於冷的封印與高的試煉,等待人們自己去發掘它,從紛雜的世間,走入與世隔絕的山嶺裡,帶出來之後,放到嘴裡,還得用最深沉的味蕾,反覆思索它的深意。即便思索出了,那悠悠的酸,似還不願輕易釋出善意,非要等到在無法控制的喉頭與胸臆中,才抒發出來。

(2013.12.12刊登於臺灣時報副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