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波西街與和平西路之間的那一段重慶南路,兩排有著不少音響店。其中有一家咖啡店,以「影響」命名,店名表明了整條街的風格,招牌似乎想融入周遭的店家,卻又想在紛陳的聽覺之中,加入一些嗅覺與味覺的成份。

老闆對於咖啡的講究,很直接地寫在臉上和外在的表情,花錢只能在店裡裝懂品嘗一下,如果要把他的產品帶走,就不只是錢可以處理的。對咖啡不夠了解,缺少研磨、煮咖啡的器具,沒有經過再三確認,他就不會把咖啡豆出售。第一次去喝時,就被老闆的魅力吸引,想請他介紹咖啡豆時,他不會主動走到座位上來兜售,而是要自己走到櫃台聽他講解。

老闆第一次拿出來介紹的豆子,就是耶加雪菲。這種豆子雖少,卻也不難買,只是由於少見的果香與酸味,所以並不符和大眾的喜好,再加上店家自行炒豆,其中更雜揉了老闆的個性、手法與刁蠻。一打開密封罐,那種刺鼻卻吸引人的香味,似乎在訴說著:「不喜歡拉倒。」把鶴立雞群的姿態表現出來,就如同在音響街開咖啡店,本來可以很特別,卻又似有若無地在某些部份契合音樂的特質,讓人容易忽卻,一旦進去之後,才能驚覺他的特色,但他又不是對於你的發掘而感到雀躍。

聽老闆介紹了許久,最後他問出了我沒有磨豆機,而他不能容忍一般的連鎖咖啡店,待客服務一次磨好半磅或一磅,再帶回家慢慢喝,這樣不僅是對咖啡的隨便,也是對他的不尊重,於是他請我去買了磨豆機後再跟他談。

也許我身邊太缺少這種類型的人了,雖高傲卻又不得不讓人折服,我只好摸摸鼻子走了。幾個禮拜後,備妥了磨豆機再去請他割愛。又聽他講解了好一陣子的磨豆方法、時間掌控,才順利買了些回去嘗試。

按照他的指示煮出來的味道,果如他與耶加雪菲獨特的風味,放在口裡仍不見得順口,卻也捨不得吐出來,得先由口腔把那股果香與酸味消化完後,才能進入喉中,讓自己沉浮且臣服在不耐卻無可奈何的氣息中,嚥下後,嘆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