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這個時代,事事物物的發展速度都很快,快到讓我們不能常常回顧過去,甚至許多過去的畫面在現在看來是過時的、簡陋不堪的,聲光效果尤其如此,現在要去看一些過去在聲光上極有品質的電影、電視節目,有時得耐著性子才能夠讓耳目接受。

看了正在連載的《決戰時刻》、《九龍變》與《劍影魔蹤》之後,想了解劇中提到的一些情節,於是往回看2003年前後的金光布袋戲,《苦海女神龍》、《霹靂城》、《鷹燕龍虎榜》。

這幾檔在電視上播出時,我已經看了多年的霹靂布袋戲,當時偶爾在電視上轉到,只覺得配音、劇情模式和常看的劇集差太多,看不習慣,於是快速就轉台。如今回頭看這些十年前的劇集,為的不是耳目上的享受,而是劇情求知上的滿足,然而,看了十幾級之後,卻讓我沉浸在這股陳舊卻質樸的氛圍之中。

2000年前後的金光布袋戲是黃俊雄復出之後的作品,呈現出的風格,與流行許久的霹靂大不相同,少了迂迴、複雜、僵化、模式化的劇情,用直白的表達方式與較為傳統的腔調、語法,快速地且簡潔有力地傳達正義、良善的一面;反派角色則是一貫的壞,壞到不能悔改,壞到直接就是不能接受任何正向的觀念,但在使壞的時候,就是這麼單刀直入,正面地去掠奪、廝殺。

在當時看來,在社會日漸複雜的環境下,那種單純的思想或正面對決的方式應該早已迂腐而不切實了,有誰會在遇到糾紛時,因為對方講了幾句人性本善之類的話,就立刻悔過向善呢?又有多少壞人會直接在臉上寫著我就是壞人呢?

剛開始看幾集,還在適應不良的畫質時,並不那麼細思這種表達手法所隱藏的涵義;多看幾集之後,這種毫無伏筆的情節與人物個性,不時令我發笑,那種笑,真是有種在看白癡耍戲的輕視,難怪當時的收視率不理想;但當看完一檔之後,竟然會想再往下一檔看去,想知道自己還能投入在這樣質樸劇情中多久,好像在那個世界中,就算遇到壞人也不用害怕,不用工於心計,只要認清自己的能力,不斷進步,人生永遠有希望,社會永遠會給人機會。

現在回去看當時的作品,也意味著自己已經經歷了十幾年的社會洗禮,理應更加想要嘲弄這種教化、單純的觀念,但是懷念與不捨這種曾經存在的風氣、時代卻越來越加濃厚,終至生活在台灣最亮眼的地區,卻彷彿在陰暗的角落而不被垂憐。

《鋼鐵擂台》曾提到,當人的欲望不斷擴張,不斷會想要追求更加刺激、暴力的東西,當人與人之間的破壞不夠強大時,就製造出破壞力遠大於人的機器,讓機器對打時產生的爆破,更能讓人興奮。《環太平洋》就是《鋼鐵擂台》預言下的寫照,機器人隨便一個動作就是開山裂地。布袋戲的發展也是如此,早期的霹靂,劇情中素還真要毀掉一座山需要埋伏炸藥才能達到,現在隨便一掌都是方圓草木盡毀、天地失色。金光的發展似乎也逐漸朝這個方向走去,不復往日的天真、可愛了。

會持續往最新的劇集看下去,也表示不能抵擋這股浪潮,但是現在的影音要保留比較容易,隨時可以拿出來複習,想來也是想沉澱時,永遠有個影像等著安慰斑斕的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