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受是苦」,在三法印之外,被合稱為四法印。

佛教的專有名詞常常被認為難以理解,梵文本就是困難的語言,經由中國古語翻譯後更讓人覺得是另一個世界的東西,與事實、現實全脫離開了。

「諸受是苦」,所有的感受都是痛苦的,似乎把一切的快樂、喜悅都否定了,於是被認為是悲觀、不切實際的描述。對佛教的道理有所體會,不代表就願意這麼去看待一切的感受,想把握住的還是能讓人快樂的一面,好像曾有過一點快樂,痛苦就不復存在。

陷溺,不限於快樂或痛苦,都可以讓人流連忘返。為什麼痛苦也可以讓人陷溺呢?因為陷溺在痛苦中,可以忘了更痛苦的事。只有感受而沒有現實時,感受不用對現實負責,不用再去理會更多,可以憑空想像出各式各樣的情境,把感受的細節一一營造出來,痛苦都可以是吸引人的。

面對現實太辛苦了,只要有一點點的渴望、期待,現實就不一定照著那份期待進行;如果沒有任何期待,現實又顯不出任何價值。不要期待就不會失望,只是不敢朝目標前進的藉口。最後剩下的,只有不切實際的感受,可以當作如同現實一般地抒發,最後安然地沉睡。

「諸受是苦」不是最苦的,最苦的是不敢面對諸受是苦,而把諸受當作是樂,樂在其中,樂在苦中。

三法印也好,四法印也罷,「法」,用來解釋世間一切的構成項目,構成的項目如同印記,深深地刻在生命中。其中一層苦受,用可以無限拆解的「法」,讓苦可以無限拆解到極苦、極微苦……,微細到如影隨形了,還不知道不可自拔,當作享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