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學又快下課了,這學期不只多了東華的課,又因為補修,每週要像大學生一樣上四小時的課。珍惜著難得的機會,不只是讓自己暫時當大學生,也要求自己學學年長的老師是如何授課的。

不單純的學習動機,卻需藉用學生的身份,心態的切換,不停地在心中縈繞著。總覺得當學生的時間太少,卻又不是因為學生時期不認真而懊悔,也許是求學的任何階段,都希望只具有單一身份的渴望。

念頭轉變到兼課的場所,同樣用上課的概念,卻是截然不同的心境,對學生有責任,須比學生更有熱忱、須有十足的準備才能上台,不全然能像學生一樣,虛懷若谷,來課堂上只是為了學習。正常的情況下,授課遠比受課辛勞不少。

兩者的價值無從比較,比較起來太顯得刻意與矯揉,心中尚存的,似是一種期盼,期盼著學生的身份彌足珍貴,在生命中持續佔有相當的地位。

課後在校園間走動,一出教室,學生身份又離我遠去,剩下他人無盡而模糊的背影,是我失而復得的投入,把每一吋時間都放在課堂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