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總是沒有定向,在別人的故事中以為看到一些影子,在想著自己與他人的過程中,交錯融合之後,總導向一個包含自己與他人的結果,以為情節在暗示自己,以為自己早就上演過類似的情節。投射之後,得到安慰,卻得不到現實的改善。有人懂就好,誰這麼說著。

我在世間找著雷同的情節,即便找到了,也只能純屬巧合,在現實中卻遍尋不得,而在虛構的影集了,看到似有若無的片段。那些片段不能演出過去,只能訴說未來,如果我的未來照情節走去,就能契合於一套一套的劇本,走著別人走過的路。我不用擔心我成為別人投射的對象,因為劇本是死的,它只能拿來讓我投射,如果我覺得不好,就可以直接拒絕,再找到新的。

一個人的故事,不好嗎?何以尋到相似的認同,不能獨留在意識之流中。和其他人相關,好嗎?是企求還是反問,孤獨畢竟太難忍受,不論是曲高或無能,總在找著被關注的可能。

我想走到最後一步,孤獨的最後一步,一個人的孤獨,或是從孤獨中解脫而出,是不再需要他人的一種,孤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