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方哲學領域打轉,除了這兩年常跑兩岸三地之外,今年4月17日很慶幸有機會參加台大文學院與名古屋大學在合辦的一場研究生研討會,辦在名古屋大學,到了一個未曾想過有機會去的地域,親臨了不同的學風與文化。

如同以往的印象,日本總帶有濃厚的嚴謹、嚴肅的態度。會前、會後的聚餐,從說話、斟酒到敬酒,都有既定的禮儀,例如自己的杯子,一定要由他人斟酒,所以每個人不自覺地總在關注他人的杯子,如果自己要替自己斟酒,他人就會趕緊把酒瓶搶過去。服裝更是不在話下,帶了一雙拖鞋,想在自由活動那一天穿著出去子走走,但是三四天之中,在路上幾乎沒看到有人穿著拖鞋,幾乎都是正式的西裝、洋裝,影響我休閒都得帶有一點拘謹。

這樣的氛圍在學術研討會上,大致也展現出來。在哲學會議中發表論文,通常著重於思辨的過程,扼要地報告研究的要旨與成果。然而,這樣的訓練,在日本幾無用武之地,因為大部分的發表方式,都是唯恐遺漏細節似的,一字不漏地,將論文從標題念到結論。起初得知這樣的發表方式,自是難免有點不習慣與不可置信,然而,旋即想到在台灣,也是有教授要求學生這樣子進行課堂報告,也就可以理解,或許是慎重起見,最完整地呈現論文,就是把每一字一句都說得清清楚楚,連帶地聽者須在二三十分鐘的時間內,全神貫注,並且自行組織與思考。

會議只有一天,自己的發表場次大約一小時就結束了,由於語言不通,沒有與他人再進行更多的討論,但無論如何,多看到了一種學術的形態,體會著不曾見過的氛圍,在世界的一隅,從事著學術研究。

會後的一天半,參訪了名古屋城與熱田神社,嚴謹的氛圍仍蔓延在觀光景點,表現成整潔乾淨的環境。將暖的氣溫,昭示著這樣的認識只是開端,是太短了,還不足狗。然而,前後四天,對於繁重的生活而言,卻仍嫌太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