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日到7月7日,趁著到瑞士參加第二十一屆國際中國哲學會議,在首都伯恩住了幾天。我很不擅長旅遊,又是嚴重路癡,不敢在歐洲任意跨城市、跨國亂跑,只能在極有限的範圍,小心翼翼地體驗當地的生活。不大的伯恩,成為我細細品味的地方。

伯恩的步調不疾不徐,人與事彷彿都按著既定的節奏運行著。友善的助人氛圍,使人們偶爾岔開心力幫助他人,卻又很快地回到自己的道路上。有意思的是當地的助人方式,總如其整體氛圍般恰如其份,人們似乎知道如何幫助他人、何時幫助他人才是最適合的,在確實看到他人需要被幫助時,才會伸出友誼之手。

伯恩給我的整體感覺,是一種無比的協調與均衡。人口不多,密集度也不高,卻總可以隨時看到人,一個人漫步街頭時,不致於感到孤獨與恐慌。由於瑞士日照長,醒著的時間也長,末班公車到凌晨一點發車,人們的生活步調卻不顯得倉促,也不因長時間工作而感到消極、疲勞。

最令我關注的,其實還是當地人對於狗的態度,不論到哪個城市,最吸引我的還是一隻一隻的毛小孩。在伯恩似乎養大型狗居多,多數人對狗是友善的,當然這也奠基於主人與狗對他人也是友善的。只要有主人牽著,可以帶著狗搭乘大眾交通工具、進出餐廳。進入餐廳之後,店家會主動幫狗準備一盆飲用水,在街上隔幾個店面,也會有為狗準備的水。

7月6日中午,我在一家餐廳用餐,一對夫妻帶著一隻黃金獵犬在餐廳外的座位區,過不久下了大雷雨,店家立刻將人與狗請進室內,安排好適當的座位,而且除非像我一般特別注意狗的動向,否則他們幾乎驚動任何人。這種祥和的感覺,在伯恩隨處可見,寵物在不須強調的情況下,不僅是家人,也是社會的一份子,為這個城市的協調也盡了一份心力。

幾度走到河邊,聽著巨響而不擾人的水聲,即便是獨飲啤酒,看著從眼前經過的人與狗,也能任由時間過去三四個小時而不感到虛度。

在瑞士的幾天,除了開會之外,只在伯恩、日內瓦與蘇黎世的幾個街道稍微遊走,體會了表層的感受。在深層之處,想必還有著外人不能一目瞭然的面相。在高地向下看時,遠望到類似村落的地方,寧靜的建築,可能是這次未及認識的風貌。這麼小的城市,值得花上許多時間再品嘗一次,只是下次不知何時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