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2022年6月27日)凌晨三點左右,做了一個很平靜的夢,卻讓我驚醒過來。

每隻寵物都有和主人之間專屬的動作,往往是為外人所無法理解的。寶吉與我之間,只要我拍拍手,他就會非常高興地搖搖尾巴,整個趴到地面伸懶腰,期待著我給他進一步的指令或反饋。通常是要外出、有食物,或是一些值得開心的事情。呼喊寶吉的方式更多時候不是叫他的名字或命令他過來,而是拍拍手,他就知道該過來了。

我一直都不知道這個簡單的行為,深深地植入在我的腦海中,不知有多深。昨天我在夢中一樣地拍手,而寶吉一貫地像貓一樣趴躲在一些角落,夢中是桌子底下,而且是很遙遠的桌子,似乎超出了家中客廳的長度,不是伸手能及的距離。我一直拍手,但寶吉的姿勢依然沒變,依然是一隻前腳(應該是右前腳吧!)枕在下巴睡著,不管我怎麼拍手,寶吉仍是趴著。

不知經過多久,我終於醒了,在床上默默流著淚。起床後,仍是無法用語言完整地說完這個夢,即便用語言描述可以非常簡短。

拍手,是一個在任何時候都應該開心的動作,總是富含著正面的意義,如今卻是如此沉重。每一個拍手聲,皆是敲打在每次的心跳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