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寶吉離開滿一個月。寶吉滿月我來不及參與,但寶吉離開的一個月與往後每個月,我都別無選擇。

這一個月來,不論是說話習慣或是觀念,都還沒能夠真正接受這個事實,不僅常把寶吉掛在嘴邊,心中似乎也還有著一些期待或幻想,彷彿寶吉會在我不經意的時候蹦出來。

這一個月來,試過幾次購物、書寫、玩樂、小旅遊,想著用祝福與無憾的態度去面對這件事情,但結果總是不盡人意,不太能提振精神,常出現孩提時不切實際的想法,如果時間能靜止或倒流,該有多好!

上週鼓起勇氣,整理了近兩個月來手機裡的照片,強迫自己接受,卻陷入更深的迷思之中,尤其幾件人性穢污的事情又出現在身邊時,純粹而單純的面孔就會同時浮現而出。

上個月收到太多莫名與不合理的請求,除了一位被我以理斥之的師長之外,其他人我一律不回覆。有位朋友試著安慰我,告訴我,他人不能理解我的心情,所以不會覺得寶吉剛過世就請我幫東幫西的是一種打擾。其實我不僅能明白他的好意,也不強求他人的理解。同理的是,如果他人不能理解我,我也無需去理會他人的感受,我需要理解的是能理解我,以及願意接受我這種狀態的人,才是人與人之間較良性的互動。

最近出門常帶著寶吉骨灰做成的精石,以前寶吉去不了的地方,現在再無限制了,只是兩種「去」的行為模式不同,意義也有了極大的差別。

自己的情緒不知如何作結,想念,不只是想念;憤怒,不只是憤怒;悲傷,也不只是悲傷。這趟人生的路途上,不知一共留下了多少關於寶吉的記憶,總希望一點也不要遺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