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為什麼總是令人畏懼呢?

前幾天我收到了一位朋友A對我提出了一個要求,對我而言算是很反常,因為那是一件拍板定案許久的事情,接著就很難聯繫他,訊息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我也無法得知是什麼情況。後來我向一位共同的朋友B詢問了一下是否知道A發生了什麼事,結果反而被B訓了一頓,他覺得我太大驚小怪,他認為這是一件非常小的事,由於我的敏感把事情過分放大了。由於我和B聊過以前的一些比較負面陰暗且對我造成一些陰影的私事,所以他那天一直訓我,叫我不要拿以前的經驗來處理事情,甚至說到我是不是又要因為這樣一件小事跟A絕交,以後可能也會這樣對他等等,做事不應該這麼極端。自從前年跟B聊過我的一些背景之後,每次有什麼問題跟他請教,他總是會說都是我的過去的遭遇才導致我有這樣的想法,這會讓人壓力很大。

其實我只問了兩句,他知不知道A最近有沒有發生什麼事,以及說了一下他突然的舉動,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竟導致B這樣訓我訓了十幾分鐘,我實在不知道我自己哪裡跟人相處這麼失敗,只想處理一件公事,而且是在我實在聯繫不上A的情況下,結果竟然是整個人格、心理狀態都有問題。一個朋友反常、失聯、影響公事,我應該要有什麼反應呢?

去年B過不去的時候,我花了許多時間陪他;他想養狗,我花了好多功夫幫他做功課,陪著他跑了好幾間寵物店去找他想要的狗。這種關心和對A的關心有什麼差別嗎?這次促使我回顧了一下,自從我跟B提過家庭的事情之後,我再提到什麼不順的事情,他總是歸因於我過去的遭遇,以及是我的問題。當然在這之前,互動還是比較正常的。

B最後總結,希望我取理解別人的處境,不要用我自己以前的遭遇去看事情,A在提出要求時也說希望我能諒解他。別人出了事我都應該要去理解別人的處境,但我處境卻總是得不到理解,任何困難、被不好的對待都是我自己的問題,但他人在跟我分享不如意時,我卻鮮少這樣去判斷事情。其實我向來很少麻煩別人,反而找我要東要西、幫忙帶貨的人不勝枚舉。直到這次在寶吉離去沒多久的日子裡,這些請求我才一概不理會。

事情最終還是走向冷漠以對,可能也陷入了B所說的極端,因為我已無法再去面對這種對待,尤其他還是認為自己對我是一種關心,希望我能擺脫過去的束縛。如果這就是我被理解成的樣子,以及他人所認為的應該理解人的方法與態度,那麼我在更多時間上願意和動物為伍,或許是避免這種理解的一個好方法。

寶吉離開的一個月來,我一直用盡各種方法讓自己好過一點,也不想拿這種情緒去感染身邊的人。直到前幾天去同事家玩了一晚,感覺好多了。沒想到隔天又發生這樣的事,不知道是不是真有什麼神秘的力量對我太嚴苛了。我昨天早上睜開眼,不想面對這個世界,半夢半醒又躺了三小時,日子其實也就是這麼回事。

我不否定所有對我真誠且合適的關心,我也很珍惜這樣的情誼。只是有些複雜難解,又夾帶先入為主地簡單化既定思維,總令我在心裡深處畏懼著。

今天趴在地上看還健康的龍龍,我覺得他的下巴更白了。剛出生時龍龍的黑下巴是明顯的特徵,如今歲月也在他身上留下痕跡了。

隨著年齡的增長,人心越來越難解,狗狗的心卻越來越單純,因為他們越來越難容得下其它的人事物,每天只跟特定的人做特定的事。這份單純,很好,很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