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8日清晨,一如往常抱著龍龍繫牽繩,繫好放他落地時,他的右後腳踢了一下,不意竟將髖骨的韌帶踢斷。幾分鐘之內,我們立刻帶去杭州虹泰動物醫院天目里分院急診,並且立即體檢。

8月10日轉去虹泰動物醫院總院找了一位比較資深的動物髖骨手術醫師,術前評估一切正常,只是感覺龍龍體格稍微偏瘦,但不影響手術。

8月13日,人造骨頭做好後,預約了中午12點半,帶著龍龍去虹泰動物醫院總院執行手術。術前再次檢查了龍龍身體的基本指標,仍然一切正常。龍龍雖然不斷發抖,不過去醫院和去洗澡都是這樣,這也是許多狗狗的正常反應。

沒想到手術沒多久,醫師助理就來告訴我們,手術出了點意外,讓我們趕緊去手術室看看。

原來在麻醉沒多久後,龍龍就因心跳停止而暫停手術,正在搶救。

搶救回來之後,龍龍處於半癱瘓狀態,一直到昨天滿一個月。

經過一個月,龍龍狀況越來越好,事發當天不斷抽搐,眼神迷離,至今已能自主呼吸,偶爾眼睛有神,會鬧脾氣,食物湊到嘴邊可以自己進食,大小便也都正常,身體指數健康。遺憾的是始終站不起來,小腦缺氧受損之後,失去平衡的龍龍只能躺著翻來覆去,有需求時就吠叫,而且大部分只能右側躺著,一邊壓迫著韌帶斷裂的那隻腳。

9月8日接出院之後,回到家裡照顧了幾天,由於這幾天吠叫頻率太高,幾乎每小時都有需求,我撐了三天左右幾乎沒休息,直到12日上午他叫了許久,叫到全身顫抖,我只好再把他送到醫院讓醫生確認狀況,沒想到到了醫院之後竟然逐漸穩定,也休息得比較安穩。

我不知道該怎麼理解與解釋這樣的現象,對於這一切,只剩下最原始的無助,希望是場夢,甚至希望從未與龍龍有過交集,就不會讓他受苦,或者不用看著他受苦。

我不知如何緩解這樣的情緒,也不知這情緒會對我自己造成什麼影響。第一次體會到,有一種選擇,不論怎麼做都是錯的,而且可能連選擇都沒得選,不動手術只能看著組織壞死,做了手術卻遇到了千分之一的罕見機率。

想彌補卻也不知如何彌補,彷彿讓住院照護的費用不斷消耗著,就能減輕一點心裡的負擔,但事實上又是不可能的,不管花多少錢,這苦,總是還在蔓延著。

雖然醫生說龍龍的狀況似乎不斷好轉,但無法預期何時才能恢復到能站立甚至走動,我也不知道自己還能這樣撐多久。

生命歷程難道就該是這樣嗎?痛苦是挑人的嗎?痛苦是果報還是偶然?痛苦是神佛賜予的還是自己造成的呢?還是什麼不可知的因緣和合?有時越是了解一個思想,就越難再將那樣的思想內化成自己的實踐方針,因為那似乎表示自己必須接受這一切的不公,使這不公合理化了。

總之,現況不會有太大的改變,關起門來,還是繼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