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養了龍龍與寶吉兩隻小博美之後,清楚地了解到他們只有十數年的生命,總怕漏失掉一些難畫面,不愛拍照的我,竟習慣常拿著手機,可以拍照的時候就對著他們按下快門,不論他們是否有注意到。

拍到的照片,當然常常會有意想不到的影像,可以讓我反覆玩味許久,然而,更多的時候,那種可愛、珍貴的畫面,卻總在不能拍照時才出現。

龍龍和寶吉都不是呼之則來的狗狗,讓他們在床上不要太過動,費了不少心力。寶吉怕痛卻不怕高,剛開始上床時,喜歡往床下跳,但床的高度,遠遠超出他的身體所能承載的力量,兩次摔得哇哇叫,讓我們不敢在他上床時鬆手。不知過了幾個月,才讓他在床上會找到安身之處,慵懶地趴在上面,而那個地方,是他曾在上撒過尿的枕頭。

龍龍是寶吉異父異母的哥哥,從小似乎就會測量高度,明知太高就會走在邊緣上,無論如何不會失足。但是在床上時,總喜歡來回游走許久,才願意趴下。兩隻一起在床上,要安靜地一起睡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終於有一次,我陪他們玩到體力耗盡,再把他們一起抱到床上,終於讓他們不多時就睡著。由於只是一張加大的單人床,所以很容易就互相靠著睡。這對我而言,真是難得的幸福感。

看著他們蜷縮又依偎的樣子,忍不住偷偷伸手拿手機來拍,但睡覺時關了燈,如果把手機的閃光打開,不僅會嚇到他們,而且他們會立刻驚醒,那個美好的畫面立即破壞。於是不開閃光拍下去,只隱約看到兩坨不知是什麼的東西,在一般人眼中,如果不解釋,是無法從這樣的照片中獲取到什麼訊息的,我也只能看這那模糊的照片,想著拍照前後的心情。

夏天常陪他們在地板上睡午覺,地板的面積遠比床大上許多,要讓他們靠過來睡,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曾被寶吉撒過尿的枕頭,似乎永遠是他的東西,每次只要先把枕頭放地上,寶吉立刻撲上去要霸佔。試過幾次想趕緊拍下他霸佔枕頭的樣子,卻總立刻被他注意到,分散了霸佔的心,當然也就拍不到那個可愛的模樣。

於是,我只好趕緊趁他還沒離開枕頭時,在他躺不到的地方,趕緊睡下去,跟他搶枕頭。與他眼鏡平視的樣子,幾乎沒有距離的接觸,讓自己的心,也想沒有一點心機的小動物一樣,只用頭和嘴巴互相逗來逗去。

有時想著,如果龍龍可以幫忙拍張照,應該可以取到最佳的拍攝角度,但這畢竟是空想。

龍龍與寶吉都是美好畫面的製造者,也許就因為忙著製造美好畫面給他最心愛的主人,所以無暇拍照,也無暇等主人拍照,才能讓這些日子的畫面,多到不是記憶體所能容納的容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