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人教我消除恨
也沒人幫我分擔恨
自己以為時間或歡樂可以幫助遺忘
卻只是讓恨與歡樂形成更強烈的對比
凸顯出恨的可貴

心室的血液不再只是記憶裡的色彩
而是從物質變成感受的流動
冬天只有月亮的寒鋒
讓血液也停止溫暖
一抹嫣紅一瞥
流下兩行傷疤

陪著自己的幼犬
只要幾個簡單的動作
就能夠微笑
把恨意變成雨霧
模糊地淡化一下
要想像再自行處理

化掉了
冷在指尖的無助
食指是試探
中指是挑逗
要再確認幾次
才知道循環流轉的可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