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年底,在一次健康檢查中,發現小犬寶吉出現心雜音的症狀,這是博美犬常見的疾病,有的是先天就有,有的則是年老逐漸退化而產生的,寶吉屬於後者,只是來得稍微早了一些。

當時還只是開始用藥控制,直到去年五月十五日,爆發了一次呼吸急促到喘不過氣。送醫急救之後正式開始變成心室肥大,以及出現心因性肺積水的情況,就這麼過了一年多。除了心律不整之外,間歇性咳嗽也越來越頻繁。

每次看著、摸著、抱著寶吉,不同的動作,卻有很相近而複雜的感受。每當我觸摸到他的胸口時,他的心臟總像是猛烈地敲打我的手心一般,我不能確定他想向我表達什麼,卻又彷彿知道,他似乎在表達著什麼。

應該是想告訴我:他還活著、他想活著、他想表達些什麼、他正在表達些什麼。

健康的心臟,平穩地跳動就能訴說生命的綿長;微弱的生命,卻要用力敲打才能告訴別人他還活著。

今晚抱著寶吉,手心感覺到的不只是他的心跳,還有劇烈的疼痛。

自從醫師告訴我,寶吉隨時可能離開之後,我無法抑制自己腦海中的無數疑問,無時無刻反覆湧現。為什麼生命這麼脆弱且短暫?為什麼一個沒做錯什麼事的小生命要遭遇這些痛苦?為什麼相遇之後會產生這麼深沉的悲傷?為什麼偏偏發生在自己重視的生命身上?這些疑問聚集起來,其實只是想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這個病痛?而這卻是唯一無法解決的問題。

是不是不曾相遇反而更好?但我又不想抹去相遇的記憶。生命的痛苦與珍貴同時並存時,到底該如何計算出結果呢?

生命的問題總是沒有結論,也不是道德原則可以規範的。或許用相同的心疼去體會,才能讓對方明白這種被重視的感覺。遺憾的是這些理解,也無能減輕痛苦於萬分。

最後剩下的可能還是祝福,祝福的時候,可以讓自己覺得曾努力過,也似乎可以讓你因我一時的平靜,而獲得短暫的休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